民进党不允许滞鄂台胞就近从武汉返回 国台办发问


她用浴巾包住短发假装在消毒

2月19日深夜,慕荣琪一行人抵达武汉天河机场,由专车接送至指定的集中酒店。一路上,她看到偌大的武汉城,没有行人也没有公交,偶有救护车或载物货车疾驰而过……

为了不耽误防疫工作,慕荣琪5人在去武汉前都选择将自己的长发剪去,留成齐耳短发,“过来后才发现,我们剪得还不够。”慕荣琪说,在培训期间,她们5人又集体剪了一次发,“真的很短,虽然方便了工作,但也给我留了个‘难题’。”

同时,慕荣琪也将朋友圈里亲朋好友等进行了分组屏蔽,并告知父母自己在康盈医院的前线抗疫,这段时间将会特别忙碌,“他们或许会同意,但妈妈身体不好,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特别担心。”

3月16日,是慕荣琪到武汉驰援的第28天,她不知道疫情何时可以结束,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可以回家。想家却不能说的她,手写了一封道歉家书,信中写道:

慕荣琪身着防护服的样子

2月23日,慕荣琪5人被分派至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接管照料发热十病区的确诊患者。即使来之前做足了心理准备,但实际情况仍然比想象的困难许多。

“她人很好,有爱心、有事业心。”慕荣琪未婚夫说,疫情期间他也在明水县的疫情一线进行入户排查与守小区大门,他明白特殊时期年轻人的责任与义务,所以对于慕荣琪去武汉的选择他是支持的。

凤凰卫视驻法国记者金亮在其个人微博上发布了一名同机乘客的视频连线采访,并在微博中表示,该法籍华人夫妇吃了退烧药瞒报自己症状登机,这对夫妇其实早在一周前就有发烧症状,抵达天津后,机上共有7人发热,致使全机近200人隔离。

“爸爸妈妈,我向你们道歉,请原谅女儿的选择,请原谅女儿的不辞而别。疫情严峻,湖北需要医护人员,于是,我选择了驰援武汉。瞒着你们,不是怕你们不同意,而是怕你们为我担心。……疫情过后,我最想做的就是把你们接到明水,接到我的身边,我要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珍惜日后有你们的每一天!”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天津发布”发布消息称,3月22日天津新增4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其中中国籍3例,法国籍1例。通报显示,4例新增境外输入性确诊病例中,有两人为夫妻关系,其中丈夫系法国籍,输入性病例患者于3月21日乘巴黎到北京CA934航班,22日12:30降落天津滨海国际机场,入境时两人体温均偏高,个人申报有发热、干咳、头痛等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