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首相感染 白金汉宫:女王11日曾见他 正遵健康建议


此外,据美国1986年通过的《紧急医疗护理和劳动法》(EMTALA),对于拒绝救治急症患者的医疗机构,还会面临罚款、关闭等处罚。

根据德国政府的数据,德国医院共拥有28000张重症监护病床,比欧洲平均水平高出三分之一,更是远超过意大利。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到目前为止,德国的医疗系统尚未经受如意大利一般的严峻考验。因此也无法保证德国在同样状况下就一定会比意大利做得好。

兰卡斯特市市长对该少年死讯发言,图源:兰卡斯特疫情通报直播

当地时间3月25日早上,这名少年已被移出当地新冠病毒死亡病例名单。

对这名少年逝世的消息,不少美国网友感到十分愤怒,一位自称来自田纳西州的网友称“假如这少年在田纳西,起码医疗系统会救治他。”

是什么样的原因使得这两个地理邻近,且同样有着严重疫情的国家的死亡率截然不同?在统计数字的背后,有哪些因素值得全球各国反思和学习,最终一起打赢这场全球抗疫战。

12日,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致电该病例郭某所在单位郑州市交通运输委员会执法支队,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郭某为该单位一位临时人员,用自己调休的假出去了,也没有说自己去哪。

据统计,美国有约2700万人没有医保,而截至目前,美国已成为全球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

有网友评论道:“在其他国家,这种做法被称为‘谋杀’。”

检测力度不够,也和各国制造试剂盒以及医务人员紧缺有关。直到欧洲成为全球疫情震中后,多国才开始亡羊补牢地扩大检测范围,提升检测能力。但《纽约时报》援引多位专家的话认为,只有在疫情早期,用检测来抵挡疫情扩散的手段才有用,而如今这一窗口期早已过去。那些提早行动的国家自然占据了优势。